位置:首頁 ? 科普教育 ? 消防藝苑

消防部隊里的“狗語者”

2015-05-13 16:38:20   來源:南充支隊   作者:沈添 安志婕  閱讀:次   【 打印本頁 】

2008年5月22日,一條拯救了32人生命的搜救犬累死在廢墟之上。

2010年4月15日16時,成都119在玉樹縣氣象賓館附近民房廢墟成功救出一名50多歲被埋婦女。這是救援災區的四川消防部隊救出的第一名生還者!而在這次救援中,搜救犬“天府”立下頭功。

2011年3月1日,塔斯克(英國皇家陸軍獸醫隊第1軍犬團上等兵)和西歐(嗅彈犬)在巡邏中遭到來自塔利班武裝分子的攻擊,塔斯克被一名狙擊手擊中頭部當場死亡,毫發未傷的西歐則被戰友們帶回基地,在幾個小時后西歐突發癲癇死去,也許是傷心,也許是不舍,也許是黃泉路上怕你寂寞,那么就一起走吧。西歐后來被追授迪金勛章。

……

多年以后,廢墟之中會再次高樓林立,這些戰爭也無意評價,人犬之間的羈絆卻依然令人唏噓不已。

 ——題記

懷著對訓導員和搜救犬的崇敬之情,筆者來到位于嘉陵區燕京大道的南充市消防支隊戰勤保障大隊,探尋消防部隊里的狗語者。

初到戰勤保障大隊,剛下車,隔著營區里的籃球場,遠遠就聽到有力的犬吠聲。筆者尋聲望去,看見一個黑影在一個裝有隔離網的房子里面跑來跑去,那里一定就是搜救犬住的狗舍。筆者沒有驚動訓導員,而是徑直朝狗舍走去,這樣就能觀察到搜救犬最本性的一面,事實也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。筆者慢慢走近狗舍,最外面住著一只雄性的馬里努阿犬,它從我下車時就已經發現了我,有力的叫聲從未間斷過。它體型健碩,腿部的肌肉線條清晰可見,棕褐的皮毛柔順有光。看到我走進后更是快速的來回踱步,而且不管在哪個方向,眼睛始終是死死盯著我的,昂首踱步的樣子就像個將軍。兩只耳朵高高聳立,并不停變換著收聽方向,活像兩個雷達在偵測敵情。我在確認安全后,進一步靠近。這位“將軍”看到我根本沒被他強有力的犬吠嚇到,反而越發靠近后,突然原地騰空,一躍而起。這個舉動著實震住了我,因為防護網也就2.5米高,“將軍”這一躍就跳了近兩米。好在這個時候,訓導員及時出現,“凌云!”訓導員大喝一聲,健碩的馬犬立刻停止了吠叫,耳朵也耷拉了下來,眼神也溫和了。原來,這條健碩的馬犬名叫“凌云”,兩歲半,而面前這位面容清秀、英俊的戰士就是“凌云”的訓導員——王澤震。

凌云停止吠叫后,其他狗也漸漸不叫了,犬舍逐漸安靜下來,記者開始和面前這位帥小伙聊起來。王澤震是山東萊蕪人,22歲的他談吐間還顯得稍有生澀。他和狗結緣是因為老家在農村,小時候家里就養狗,很喜歡狗。當提及為何會想當搜救犬訓導員時,他說到:“08年地震,還有玉樹那回,都給我內心很大的震動,當時搜救犬發揮了極大的作用,所以支隊提供了這么一個機會,我覺得自己又喜歡狗,就提交了申請。”王澤震口中的機會是去年(2013年)的時候,支隊從全市各個大、中隊自行提交申請的二十多名消防戰士中,經過層層考核、選拔,最終選出了三名戰士,其中就有王澤震。小王告訴記者,2013年6月21日,他和他的兩名戰友一起遠赴山東濟南公安消防部隊搜救犬基地,在那里,他們一人分配到了一只狗,分別是馬里努阿犬“凌云”、拉布拉多犬“琳瑯”、史賓格和東德的后代犬“嘉陵”。剛開始,凌云對小王還是心存戒備的,因為馬里努阿犬自身膽大兇猛、攻擊力強、易興奮的特點,想要成為它的主人,讓它認可你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“你不能害怕它,它很狡猾,它會用強有力的吠叫來恐嚇你,它會死死盯著你,你不能有絲毫恐懼,你眼睛也要死死盯著它,用你的氣場去讓它明白你不懼怕它。”講起訓狗來,小王頭頭是道。在山東搜救犬基地集訓初期,老師們是不會安排訓導課程的,小王和戰友每天的任務就是陪狗狗玩耍,和狗狗建立起伙伴關系。在這一過程中,小王只允許和凌云接觸,和其他狗接觸是被禁止的,這樣做是為了更快、更清晰地建立伙伴關系。這一關系穩固后,他們接受了服從科目、箱體搜救、廢墟搜救、障礙等科目的訓練。當記者問到是否打過“凌云”時,王澤震顯得有些自責:“打過它一次,那次還是在山東集訓的時候,我正在打掃狗舍,它一下子沖出去,把我們一個戰友給咬了,我當時很生氣就打了它。只有這一次,之后再沒打過它。”每年他們都要集訓兩次,今年9月22日至10月16日,他們剛在成都搜救犬分隊進行了集訓。當問到小王和凌云的關系時,小王笑著脫口而出:“他就是我兒子,我自從和他在一起后從未分開過,一直把他當自己的兒子一樣看待。如果哪天要是看不著他吧,我就會覺得心里缺少了點什么,不舒服。”看著眼前這位“狗爸爸”笑得如此開心,筆者能感受到他對凌云那份真摯的情感。

這時候,另外兩名訓導員忙完了其他工作,也來到了狗舍,他們一位叫李賢峰,是“嘉陵”的主人,另一位叫王中元,是“琳瑯”的主人。記者跟著訓導員們,來到了“嘉陵”和“琳瑯”住的狗舍。“嘉陵”和“琳瑯”都是雌性,“嘉陵”是一只史賓格和東德犬混種的后代,全身披著黑透的長毛,性情溫和。“琳瑯”是拉布拉多犬,毛色棕黃,像牛奶配咖啡的顏色。記者隔著防護網把手指伸過去,他們爭先恐后來舔,立刻讓記者覺得他們十分友好。李賢峰說這兩只狗都很友善,并示意我可以放他們出來。我剛把門閂打開,兩條狗便甩著尾巴使勁往外沖,邊沖還邊發出低吼,像是在叫著“Freedom!”

李賢峰是四川宜賓人,他是大家公認的訓犬高手,在他的精心調教下,“嘉陵”進步得很快,特別是在搜救方面表現得異常出色。“經驗什么的談不上,其實,是‘嘉陵’很聽話,很給我爭氣。”當問及訓狗經驗時,李賢峰謙虛地說道,“你要對她好,她會感受得到,她反過來就會對你好。最高興的就是,你頭天教她的東西,她第二天就會了。”小李還告訴記者,自己有時候遇到不高興的事情,“嘉陵”她都能感受到你的情緒,她會坐到你身邊來,用爪子撓你,用她的腦袋蹭你,給你鼓勵,你的心里就會暖暖的,再不高興的事情也都會拋諸腦后了。訓狗最重要的就是以心換心,將心比心。

王中元是貴州貴陽人,他有雙明亮的眼睛,給筆者一種機智的感覺。王中元的搭檔“琳瑯”也有雙明亮而溫和的眼睛,她的特長是服從科目。筆者一邊撫摸著溫順的“琳瑯”,一邊和王中元聊著,突然發現“琳瑯”前腿肘關節處有傷疤,便好奇地詢問。小王解釋說這就是平時訓練的時候留下的,在服從科目中,會有“坐、臥、立、定、來、靠”等一系列的指令,狗狗在訓練中,往往要反復做這些動作才能形成條件反射,所以,受傷在所難免。“她受傷了,我心里其實真挺難受的,看著傷口都覺得心疼。”王中元安靜地說著,“每天都給她搽藥、陪著她,看著她恢復。”

日常訓練時間到了,王澤震把“凌云”也放了出來。三只搜救犬披上了印有“南充消防搜救犬”字樣的戰袍,立刻變得使命感十足,端坐在訓導員身邊。三位訓導員分別向記者展示了他們與搭檔之間的配合,服從科目中,訓導員從十米開外發出“坐、臥、立、定、來、靠、銜”的指令,狗狗們都能做出正確的反應。訓導員在狗狗們做出正確反應后,時不時地發出高聲的“好狗!”的稱贊聲來表示鼓勵。在演示完服從科目后,訓導員們還向記者展示了搜救犬尋物的能力。訓導員事先搭建了八個磚甕,把兩個狗玩具分別藏于其中,讓搜救犬去搜尋。搜救犬通過自身的嗅覺,發現所藏玩具,并發出犬吠聲告知訓導員。三只搜救犬出色的完成了演示。

訓練結束后,下午4點,是訓導員們給搜救犬定時喂食的時間。給搜救犬喂食都是定時定量的,食物以狗糧為主,輔以鈣粉,偶爾會喂一點牛肉。狗舍中還住著一只馬犬和三只狗崽,馬犬是王中元自己買的,只有7個月大,還沒想好名字,用他的話說:“養一只也是養,養兩只也是養,以后去搜救我就有兩條狗,多一份力量。”三只狗崽長大后也有可能會被訓練成搜救犬。趁著狗狗們吃飯的空當,訓導員們又給愛犬們梳理著毛發。等愛犬進食完后,訓導員們還把狗舍打掃了一遍。

每只搜救犬在耳后脖子處都植有芯片,相當于狗狗的“身份證”。王澤震說:“既然選擇了消防搜救犬訓導員這個職業,就是一心想好好干,我們都有心理準備的,如果半途把自己的狗交給其他人,我們自己也不放心,會十分牽掛。若是有朝一日需要我們去救援一線,我希望我們能有出色的發揮,為南充消防爭光。”筆者靜靜注視著搜救犬,發現不論訓導員在哪個地方,做什么,搜救犬的眼睛始終是注視著訓導員的,眼神中滿含著溫柔與渴望。訓導員們讓狗狗們躺下,然后給狗狗們捶腿,愛撫,眼神交匯時,滿滿都是信任和幸福感。有時候,當語言無法觸及之時,只要真誠相待,一個眼神,一個手勢,就已足矣,消防部隊的狗語者們深諳此道。

筆者看著王中元自己買的年輕的馬犬,還有那三條狗崽,突然有種生生不息的感覺。雖然現在搜救犬這股力量還不是很壯大,但是,有這么一群熱愛這項事業的人,他們在不斷奉獻著,有朝一日,也許我們南充也會有自己的消防搜救犬分隊。到那時,塵封的歷史會再度被世人說起。人們會記起南充消防第一個搜救犬班,看著泛黃的老舊照片,心里默念著他們的名字:王澤震、李賢峰、王中元,“凌云”、“嘉陵”、“琳瑯”。

后記:筆者從戰勤保障大隊干部口中了解到,目前由于資金等方面的原因,一些專業的訓練設施無法購置回來。下一步,大隊還會努力向支隊申請資金,爭取能夠盡快購置專業設施,讓搜救犬得到更為專業的訓練。一個新事物的興起往往在開始階段都是十分困難的,記者希望今后有更多的人能夠共同關注這一事業,在大家的關心和幫助下,南充的消防搜救犬事業一定會蓬勃發展。

新聞背景:搜救犬在工作犬的所有類別中,搜索與救援是僅次于警犬的、最受人們尊敬和贊揚的犬的熱門職業之一。經過專業培訓后,它們成了百發百中的搜索行家。犬對氣味的辨別能力比人高出百萬倍,聽力是人的18倍,視野廣闊,有在光線微弱條件下視物的能力,是國際上普遍認為搜救效果最好的“設備”。用犬搜索是現場搜索最為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。

我國以前一直沒有救援犬。2001年4月27日中國國家地震災害緊急救援隊,又名“中國國際救援隊”成立,救援隊員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工程部隊官兵、地震專家、醫療救護人員組成,隨后成立了搜索犬分隊。搜索犬分隊有13只搜索犬,由德國牧羊犬、加拿大的拉布拉多犬和比利時牧羊犬組成,這些特殊的搜救犬8個月大就來到中國,成為中國第一批搜救犬。

搜救犬在2008年汶川地震和 2010年玉樹地震中表現卓越。

2013年6月21日,南充三名消防戰士前往山東濟南公安消防部隊搜救犬基地集訓4個月,南充消防從此有了自己的搜救犬班。

……

消防部隊里的狗語者 2008年5月22日,一條拯救了32人生命的搜救犬累死在廢墟之上。 2010年4月15日16時,成都119在玉樹縣氣象賓館附近民房廢墟成功救出一名50多歲被埋婦女。這是救援災區的四川消防部隊救出的第一名生還者!而在這次救援中,搜救犬“天府”立下頭功。 2011年3月1日,塔斯克(英國皇家陸軍獸醫隊第1軍犬團上等兵)和西歐(嗅彈犬)在巡邏中遭到來自塔利班武裝分子的攻擊,塔斯克被一名狙擊手擊中頭部當場死亡,毫發未傷的西歐則被戰友們帶回基地,在幾個小時后西歐突發癲癇死去,也許是傷心,也許是不舍,也許是黃泉路上怕你寂寞,那么就一起走吧。西歐后來被追授迪金勛章。 …… 多年以后,廢墟之中會再次高樓林立,這些戰爭也無意評價,人犬之間的羈絆卻依然令人唏噓不已。

——題記

懷著對訓導員和搜救犬的崇敬之情,筆者來到位于嘉陵區燕京大道的南充市消防支隊戰勤保障大隊,探尋消防部隊里的狗語者。

初到戰勤保障大隊,剛下車,隔著營區里的籃球場,遠遠就聽到有力的犬吠聲。筆者尋聲望去,看見一個黑影在一個裝有隔離網的房子里面跑來跑去,那里一定就是搜救犬住的狗舍。筆者沒有驚動訓導員,而是徑直朝狗舍走去,這樣就能觀察到搜救犬最本性的一面,事實也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。筆者慢慢走近狗舍,最外面住著一只雄性的馬里努阿犬,它從我下車時就已經發現了我,有力的叫聲從未間斷過。它體型健碩,腿部的肌肉線條清晰可見,棕褐的皮毛柔順有光。看到我走進后更是快速的來回踱步,而且不管在哪個方向,眼睛始終是死死盯著我的,昂首踱步的樣子就像個將軍。兩只耳朵高高聳立,并不停變換著收聽方向,活像兩個雷達在偵測敵情。我在確認安全后,進一步靠近。這位“將軍”看到我根本沒被他強有力的犬吠嚇到,反而越發靠近后,突然原地騰空,一躍而起。這個舉動著實震住了我,因為防護網也就2.5米高,“將軍”這一躍就跳了近兩米。好在這個時候,訓導員及時出現,“凌云!”訓導員大喝一聲,健碩的馬犬立刻停止了吠叫,耳朵也耷拉了下來,眼神也溫和了。

原來,這條健碩的馬犬名叫“凌云”,兩歲半,而面前這位面容清秀、英俊的戰士就是“凌云”的訓導員——王澤震。凌云停止吠叫后,其他狗也漸漸不叫了,犬舍逐漸安靜下來,記者開始和面前這位帥小伙聊起來。王澤震是山東萊蕪人,22歲的他談吐間還顯得稍有生澀。他和狗結緣是因為老家在農村,小時候家里就養狗,很喜歡狗。當提及為何會想當搜救犬訓導員時,他說到:“08年地震,還有玉樹那回,都給我內心很大的震動,當時搜救犬發揮了極大的作用,所以支隊提供了這么一個機會,我覺得自己又喜歡狗,就提交了申請。”王澤震口中的機會是去年(2013年)的時候,支隊從全市各個大、中隊自行提交申請的二十多名消防戰士中,經過層層考核、選拔,最終選出了三名戰士,其中就有王澤震。小王告訴記者,2013年6月21日,他和他的兩名戰友一起遠赴山東濟南公安消防部隊搜救犬基地,在那里,他們一人分配到了一只狗,分別是馬里努阿犬“凌云”、拉布拉多犬“琳瑯”、史賓格和東德的后代犬“嘉陵”。剛開始,凌云對小王還是心存戒備的,因為馬里努阿犬自身膽大兇猛、攻擊力強、易興奮的特點,想要成為它的主人,讓它認可你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“你不能害怕它,它很狡猾,它會用強有力的吠叫來恐嚇你,它會死死盯著你,你不能有絲毫恐懼,你眼睛也要死死盯著它,用你的氣場去讓它明白你不懼怕它。”講起訓狗來,小王頭頭是道。在山東搜救犬基地集訓初期,老師們是不會安排訓導課程的,小王和戰友每天的任務就是陪狗狗玩耍,和狗狗建立起伙伴關系。在這一過程中,小王只允許和凌云接觸,和其他狗接觸是被禁止的,這樣做是為了更快、更清晰地建立伙伴關系。

這一關系穩固后,他們接受了服從科目、箱體搜救、廢墟搜救、障礙等科目的訓練。當記者問到是否打過“凌云”時,王澤震顯得有些自責:“打過它一次,那次還是在山東集訓的時候,我正在打掃狗舍,它一下子沖出去,把我們一個戰友給咬了,我當時很生氣就打了它。只有這一次,之后再沒打過它。”每年他們都要集訓兩次,今年9月22日至10月16日,他們剛在成都搜救犬分隊進行了集訓。當問到小王和凌云的關系時,小王笑著脫口而出:“他就是我兒子,我自從和他在一起后從未分開過,一直把他當自己的兒子一樣看待。如果哪天要是看不著他吧,我就會覺得心里缺少了點什么,不舒服。”看著眼前這位“狗爸爸”笑得如此開心,筆者能感受到他對凌云那份真摯的情感。這時候,另外兩名訓導員忙完了其他工作,也來到了狗舍,他們一位叫李賢峰,是“嘉陵”的主人,另一位叫王中元,是“琳瑯”的主人。記者跟著訓導員們,來到了“嘉陵”和“琳瑯”住的狗舍。“嘉陵”和“琳瑯”都是雌性,“嘉陵”是一只史賓格和東德犬混種的后代,全身披著黑透的長毛,性情溫和。“琳瑯”是拉布拉多犬,毛色棕黃,像牛奶配咖啡的顏色。記者隔著防護網把手指伸過去,他們爭先恐后來舔,立刻讓記者覺得他們十分友好。李賢峰說這兩只狗都很友善,并示意我可以放他們出來。我剛把門閂打開,兩條狗便甩著尾巴使勁往外沖,邊沖還邊發出低吼,像是在叫著“Freedom!” 李賢峰是四川宜賓人,他是大家公認的訓犬高手,在他的精心調教下,“嘉陵”進步得很快,特別是在搜救方面表現得異常出色。“經驗什么的談不上,其實,是‘嘉陵’很聽話,很給我爭氣。”當問及訓狗經驗時,李賢峰謙虛地說道,“你要對她好,她會感受得到,她反過來就會對你好。最高興的就是,你頭天教她的東西,她第二天就會了。”小李還告訴記者,自己有時候遇到不高興的事情,“嘉陵”她都能感受到你的情緒,她會坐到你身邊來,用爪子撓你,用她的腦袋蹭你,給你鼓勵,你的心里就會暖暖的,再不高興的事情也都會拋諸腦后了。

訓狗最重要的就是以心換心,將心比心。王中元是貴州貴陽人,他有雙明亮的眼睛,給筆者一種機智的感覺。王中元的搭檔“琳瑯”也有雙明亮而溫和的眼睛,她的特長是服從科目。筆者一邊撫摸著溫順的“琳瑯”,一邊和王中元聊著,突然發現“琳瑯”前腿肘關節處有傷疤,便好奇地詢問。小王解釋說這就是平時訓練的時候留下的,在服從科目中,會有“坐、臥、立、定、來、靠”等一系列的指令,狗狗在訓練中,往往要反復做這些動作才能形成條件反射,所以,受傷在所難免。“她受傷了,我心里其實真挺難受的,看著傷口都覺得心疼。”王中元安靜地說著,“每天都給她搽藥、陪著她,看著她恢復。” 日常訓練時間到了,王澤震把“凌云”也放了出來。三只搜救犬披上了印有“南充消防搜救犬”字樣的戰袍,立刻變得使命感十足,端坐在訓導員身邊。三位訓導員分別向記者展示了他們與搭檔之間的配合,服從科目中,訓導員從十米開外發出“坐、臥、立、定、來、靠、銜”的指令,狗狗們都能做出正確的反應。訓導員在狗狗們做出正確反應后,時不時地發出高聲的“好狗!”的稱贊聲來表示鼓勵。在演示完服從科目后,訓導員們還向記者展示了搜救犬尋物的能力。訓導員事先搭建了八個磚甕,把兩個狗玩具分別藏于其中,讓搜救犬去搜尋。搜救犬通過自身的嗅覺,發現所藏玩具,并發出犬吠聲告知訓導員。三只搜救犬出色的完成了演示。

訓練結束后,下午4點,是訓導員們給搜救犬定時喂食的時間。給搜救犬喂食都是定時定量的,食物以狗糧為主,輔以鈣粉,偶爾會喂一點牛肉。狗舍中還住著一只馬犬和三只狗崽,馬犬是王中元自己買的,只有7個月大,還沒想好名字,用他的話說:“養一只也是養,養兩只也是養,以后去搜救我就有兩條狗,多一份力量。”三只狗崽長大后也有可能會被訓練成搜救犬。趁著狗狗們吃飯的空當,訓導員們又給愛犬們梳理著毛發。等愛犬進食完后,訓導員們還把狗舍打掃了一遍。每只搜救犬在耳后脖子處都植有芯片,相當于狗狗的“身份證”。王澤震說:“既然選擇了消防搜救犬訓導員這個職業,就是一心想好好干,我們都有心理準備的,如果半途把自己的狗交給其他人,我們自己也不放心,會十分牽掛。若是有朝一日需要我們去救援一線,我希望我們能有出色的發揮,為南充消防爭光。”筆者靜靜注視著搜救犬,發現不論訓導員在哪個地方,做什么,搜救犬的眼睛始終是注視著訓導員的,眼神中滿含著溫柔與渴望。訓導員們讓狗狗們躺下,然后給狗狗們捶腿,愛撫,眼神交匯時,滿滿都是信任和幸福感。有時候,當語言無法觸及之時,只要真誠相待,一個眼神,一個手勢,就已足矣,消防部隊的狗語者們深諳此道。筆者看著王中元自己買的年輕的馬犬,還有那三條狗崽,突然有種生生不息的感覺。雖然現在搜救犬這股力量還不是很壯大,但是,有這么一群熱愛這項事業的人,他們在不斷奉獻著,有朝一日,也許我們南充也會有自己的消防搜救犬分隊。到那時,塵封的歷史會再度被世人說起。人們會記起南充消防第一個搜救犬班,看著泛黃的老舊照片,心里默念著他們的名字:王澤震、李賢峰、王中元,“凌云”、“嘉陵”、“琳瑯”。

后記:筆者從戰勤保障大隊干部口中了解到,目前由于資金等方面的原因,一些專業的訓練設施無法購置回來。下一步,大隊還會努力向支隊申請資金,爭取能夠盡快購置專業設施,讓搜救犬得到更為專業的訓練。一個新事物的興起往往在開始階段都是十分困難的,記者希望今后有更多的人能夠共同關注這一事業,在大家的關心和幫助下,南充的消防搜救犬事業一定會蓬勃發展。新聞背景:搜救犬在工作犬的所有類別中,搜索與救援是僅次于警犬的、最受人們尊敬和贊揚的犬的熱門職業之一。經過專業培訓后,它們成了百發百中的搜索行家。犬對氣味的辨別能力比人高出百萬倍,聽力是人的18倍,視野廣闊,有在光線微弱條件下視物的能力,是國際上普遍認為搜救效果最好的“設備”。用犬搜索是現場搜索最為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。我國以前一直沒有救援犬。2001年4月27日中國國家地震災害緊急救援隊,又名“中國國際救援隊”成立,救援隊員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工程部隊官兵、地震專家、醫療救護人員組成,隨后成立了搜索犬分隊。搜索犬分隊有13只搜索犬,由德國牧羊犬、加拿大的拉布拉多犬和比利時牧羊犬組成,這些特殊的搜救犬8個月大就來到中國,成為中國第一批搜救犬。搜救犬在2008年汶川地震和 2010年玉樹地震中表現卓越。 2013年6月21日,南充三名消防戰士前往山東濟南公安消防部隊搜救犬基地集訓4個月,南充消防從此有了自己的搜救犬班。 ……

腾讯棋牌下载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