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頁 ? 科普教育 ? 消防藝苑

用生命守護生命 走近消防員聽聽他們的故事

2015-07-06 10:53:27   來源:山西晚報   作者:徐麥麗  閱讀:次   【 打印本頁 】

消防員因各種高難度飛身解救跳樓群眾,被稱為“跳樓克星”“兩秒哥”“超人哥”,盛名之下,其實消防員每天是在用生命救人。

近日,省城萬柏林區迎澤西大街一小區發生了一起女子跳樓事件,兩名消防員掛在15層樓外,用身體當屏障,硬是堅持了7個小時,直到女子放棄輕生念頭,接受救援。

除了類似這樣的長時間空中救援外,消防員在救援過程中,還有很多是人們所不了解的。他們救人時,把被救者當親人看待;他們滅火時,他們用水滅火也用水澆自己;水下救援時,他們要面對心理考驗。

其實,脫下消防服,他們就是一群20歲左右的后生。那么,年輕的他們又是如何做到在各種危急時刻,忘記小我去救人滅火呢?連日來,記者采訪了三個消防中隊,走近這群消防兵,聽他們講述危急時刻背后的磨煉。

A 高空救援 拼的是體力

近日,下元附近某小區內,一高層14層與15層之間的平臺縫隙內,爬進去一名女子欲跳樓輕生。下午1時許接警后,轄區民警及消防興華中隊和特勤一中隊的消防人員先后到場,首先在樓下鋪救生氣墊。

在民警、消防人員勸說女子時,消防員田峰從女子所躺平臺正下方14層住戶家窗戶上探出,消防員張浩則攜帶安全繩從15層窗戶攀爬到平臺上方。平臺高約50厘米,沒想到,張浩剛下到平臺上,女子便往一側挪動,叫消防員不要靠近,否則她就跳下去。張浩一邊平復女子情緒,一邊又慢慢跨坐回15層窗戶。

在14層伺機救援的田峰踩在窗框上,身體幾乎懸空,他隨時關注著女子的一舉一動,感覺其情緒稍微平復,就趕緊攀在平臺上勸說。就這樣,兩名消防員時刻堅守在女子身旁,直到當晚8時許,女子終于放棄了輕生念頭。

救援,考驗的是體力。記者采訪田峰時,說起這起長達7個小時的救援,他說,當時拼的就是體力。那個空隙高約50厘米,意味著人要進去就只能躺著,給救援增加了不少難度,而且,女子情緒不穩,不讓人靠近,所以,他們只能是隨時觀察女子情況,一看到女子情緒稍有緩和,他和張浩兩個人就系上安全繩,一上一下探出身體向女子靠近。有一次,張浩都從窗戶上下到平臺了,女子突然情緒又發生變化,不讓靠近,張浩只好又慢慢退回到窗戶上。

懸空站在14層樓高的窗框上,看著就危險。田峰說,他不怕,因為平時的鍛煉中,對體力和耐力都有很好的訓練。每個消防隊都有一個4層樓高的訓練塔,就是對一些高空課目的日常訓練,有爬樓梯的速度練習、從塔頂坐膝懸垂訓練等。在鍛煉身體平衡的同時,也積累了高空救援的知識。

B 井下救援 講的是人情味兒

張少菲是消防高新區中隊的指導員,今年30歲,來到消防隊已有12個年頭。7月2日,記者采訪他時,一會兒有人向他請示這,一會兒有人向他咨詢那,張少菲開玩笑說自己“既當爹又當媽”。

說起在消防隊的這些年,張少菲說救援過的現場太多太多,很多場景他都記不起來了,但是在每一個救援現場,他都會視每一個需要救援的人為親人。

前不久,他們轄區內的一處電纜井里,有維修人員暈倒在井里。因電纜井空間有限,一名消防員先下入深約3米的電纜井,再縱深往里走一截兒,消防員發現了維修人員,當時維修員已經沒有意識,最里面的那名消防人員將維修人員背出后,張少菲此時也已經下到井下,準備等候上面的人員利用三腳架往上拉。

空間有限,使用擔架顯然不行,張少菲決定背著這名維修員,同時又考慮到上升過程中,維修員的腦袋或歪或后仰都可能會有危險,他就讓維修員趴在自己背上,腦袋倚著他的肩膀。上升過程中,突然聽到維修員嘴里有吐氣的動靜,想著還有希望,他立刻提高嗓門,讓上面的人趕緊往上拉。

爭分奪秒,是每個消防員在救援現場必須做到的,此外,張少菲還告訴記者,無論被救援人員是生是死,他都當活人救,或者就當對方是自己,自己有多急,救人的心就有多急。看到人被救出時,心頭一熱的瞬間,感覺最踏實。

C 火場救援“烤”的是耐力

在廚房做飯,人在燃氣灶上站著都會覺得熱。在火場,可是大火炙烤啊,消防員們又是如何對抗這種常人難以想象的高溫呢?記者曾多次到著火現場采訪,但如果不是這次近距離打探消防員背后的事情,或許還不知道他們在滅火時的種種艱辛和不易。

今年26歲的王乾宇是消防特勤一中隊滅火班的班長,他印象里最深的一次滅火,是有一幢十五六層的高樓著火,當時他和其他伙伴負責其中一側的滅火救援。

人體正常體溫約在36℃至37℃,那著火現場究竟有多熱?王乾宇說,因為著火樓層較多,現場溫度也極高,消防員穿著戰斗服,站在火場整個人感覺像進了烤爐里一樣,雖說戰斗服有隔熱效果,但沒待一會兒,人就會感覺皮膚發燙。

這點“烤”驗,王乾宇和伙伴們還是能接受的。他們研究出一個好法子:一邊用水帶滅火一邊往自己身上澆水,給身體降溫。10多斤的戰斗服穿在身上,瞬間增重到20多斤。不過,大約10分鐘,濕乎乎的戰斗服就會被烤干。“面罩是熱的,放在眼前都感覺身體快著了一樣。”王乾宇說,那個時候水滴進脖子里,都是燙的。那場火救援了近6個小時,他們往自己身上澆了多少次水,他實在記不清了。

燃燒就會放出熱,據了解,普通有機物的燃燒溫度最高可達到1000℃以上。在1000℃火焰的烘烤下,鋼結構在很短的時間里就會失去承受力,從而導致建筑物部分結構坍塌。那么人體對溫度的承受能力是多少呢?當火場溫度達到49℃-50℃時,會使人的血壓迅速下降,導致循環系統衰竭。如果吸入的氣體溫度超過70℃,就會使氣管、支氣管內黏膜充血長出水泡,毛細血管破壞,以致血液不能循環,組織壞死,特別是會導致腦中樞神經死亡。

每一次救火,對于消防員來說,都是一次考驗。這一組數據列下來,記者對穿著消防服的年輕后生們充滿了敬意。

D 煙霧救援憑的是毅力

穿著戰斗服,背著空氣呼吸機……當著火地方被濃煙包圍的時候,消防人員進去救援時,會伸手不見五指,但仍要深入火場進行救援。往往,只有在排完濃煙、滅完火后,消防人員才知道自己所處的是什么環境。

特勤一中隊滅火組班長王乾宇對于這樣的救援場景,坦言“有些害怕”。有一次,他和其他伙伴去一個著火現場時,借著通道口的亮光,他直直往里走去,可是沒走多久,他身后突然沖過一大團濃煙,瞬間他眼前什么也看不見,伸手不見五指。

這時,為了保全自己性命,王乾宇決定讓自己先撤離現場,記著自己是直直走進來的,他又轉身直直往出走。“當時第一反應是后面又著火了,我的處境很危險。”王乾宇說,當時很后怕,因為里面根本什么也看不見,他一路摸索,伸著手慢慢向前探路,還好沒有其他障礙物,順利走了出去。等到濃煙散去時,他才發現通道兩側放著的,全是易燃品。

其實,煙霧對人的眼睛有很大的刺激作用,輕則充血流淚,重則造成劇烈疼痛,影響人的視線。通常在這種場合下,消防人員憑的真是毅力。

E 水下救援攻的是心理障礙

4—6分鐘時間,雖然很短暫,但當一個人心跳呼吸驟停或大出血的時候,4至6分鐘卻是搶救的黃金救援時間。對于水下救援,如果誤了黃金救援,消防員救上的多是一具具尸體。

面對這些,年輕的蛙人也有心理陰影,回去后吃不下飯睡不著覺。目前,省城所有的水上水下救援只有消防特勤一中隊出警,記者采訪到潛水組的其中一位蛙人孫鵬。

今年27歲的孫鵬在2014年接受培訓后進入潛水組,開始救援。孫鵬說,水中救援,幾乎救上來的人都沒了生命跡象。但每到這種時候,他們心中對對方是尊重的,包括怎么抬、怎么抱都有講究。“抬的時候,單膝或雙膝跪地,雙手抬平,盡量不讓當事人的身體有波動。這是我們最起碼要做到的尊重。”孫鵬說。

或許是肩負使命,不得不這樣做,那會害怕嗎?“不怕。”孫鵬說,上學的時候,他們有一門專業課,叫《恐怖學》,校方會借來幾具尸體,專挑晚上的時候,鍛煉每個學生的膽量。或許有了這個接觸,慢慢地,他們也越來越膽大,越來越能克服恐懼。“就當自己是在做好事。”采訪中,和孫鵬有相同心理的消防員還有不少,記者無法一一采訪到他們,但他們的共識是,對每一個被救助的對象,他們最基本的態度是尊重。

○記者記事

這些救援,要的是細膩之心

一群年輕消防員,除了救援現場的豪邁和英勇外,其實,他們也有一顆細膩的心。就拿這些救援現場來說吧,有的小孩手卡到門縫、腿卡到旋轉門、戒指卡在手上拿不下來等等,都需要相當小心,才能防止二次傷害。

在張少菲的印象里,有一次有個兩歲的小孩腳卡進一家超市的電梯臺階里,當時情況十分緊急,孩子的父母害怕之余有些束手無策。那時,還未成家的張少菲不知從哪兒學來的一套育兒經,從超市里拿來好吃的、好喝的先伺候上,其實是分散孩子的注意力,有吃有喝后孩子哭鬧聲少了很多,一邊逗孩子一邊美食誘惑,很快,消防人員拆開電梯,成功拿出孩子的腳丫。

類似這樣充滿柔情的救援還有很多,比如,玩具卡住小朋友的“小雞雞”求助到消防人員、指環卡到手上拿不下來,這群外表陽剛下的消防人員面對這些情況只能小心再小心,謹慎再謹慎。因為在救援過程中,消防員用到的小型破拆工具、剪刀、尖嘴鉗、指甲剪等“十八般武器”操作起來,得相當細致,才能保證萬無一失。

什么叫用生命守護你?沒有什么語言比消防人員的實際行動更具說服力,因為他們真的是在用生命守護著我們,守護著每一個人。

腾讯棋牌下载手机版